当前位置: 主页 > 白小姐旗袍 >

中国数字音乐罗曼蒂克消亡史

时间:2019-10-07 13:26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2019北京运营增长大会 16位嘉宾与你一起探讨下沉市

  2019北京运营增长大会 16位嘉宾与你一起探讨下沉市场、私域流量、KOC等热点线日

  产品老司机手把手教写文档,10天线上课程,零基础掌握产品经理必备7大文档撰写法。了解一下

  从1999年九天音乐网、中文音乐星空等国内最早一批数字音乐网站上线开始算起,数字音乐在中国已走过20年,而资本的关注,巨头的更迭,一起推动着这场音乐行业的演进,故事还在继续……

  与此同时,PC音乐客户端也进入萌芽阶段,酷狗音乐、酷我音乐、QQ音乐相继上线,千千静听被百度收入麾下。巧的是,这些音乐客户端的推出,与百度都有着或多或少的关联。

  2006年,百度以超千万的价格收购千千静听,完成从搜索下载到播放的闭环,风光一时无二。艾瑞《2007年中国在线音乐研究报告》显示,百度MP3是用户最经常使用的在线音乐搜索引擎,占比高达87.3%,是那个时代当之无愧的王者。

  资深音乐人宋柯一句“唱片已死”的哀叹,成为当年唱片公司惨淡经营的最佳注脚。

  深受其害的唱片公司开始对音乐网站施加压力。以百度为例,2005年前后,百度收到环球、索尼、华纳、百代等至少8家唱片公司的版权诉讼。为避免对上市造成影响,百度在与唱片公司谈判的同时,开始降低MP3在收入和流量占比。在正望咨询的一份报告中,2009年百度在音乐搜索的市场份额已经减少到45%。

  比唱片公司略晚一些,独立音乐人的维权也在黄金十年的尾巴开启。因为虾米音乐早期采取“先收费再解决版权问题”的策略(以用户上传音乐,音乐人找上门后再付版权费),得罪了不少音乐人。2010年,“维权斗士”李志联合周云蓬、张佺、张玮玮、郭龙、小河、钟立风、万晓利等音乐人发布联名公告,控诉虾米音乐侵权上架独立音乐人作品的行为。

  海外搜索引擎对中国市场虎视眈眈。2006年,主打正版音乐的巨鲸音乐网上线,与Google联手在华推出音乐搜索服务,据称一年就产生了近千万元的广告营收。但随着2010年Google离开中国大陆市场,每况愈下。

  数字音乐版权纠纷最终引来政策层面的关注。2009年8月,文化部印发《文化部关于加强和改进网络音乐内容审查工作的通知》,打击音乐盗版行为,无异于六年后的“最严版权令”。2011年,百度与环球、华纳、索尼达成协议,上线音乐平台ting!提供正版音乐下载收听服务,这次历时6年的版权纠纷终于宣告结束。

  眼光毒辣的商人则选择在此时抄底买入版权。律师出身的谢国民是其中一个,2012年,他从新浪音乐离职后创建海洋音乐。趁着唱片公司缺钱压低版权费的契机,谢国民以极低价签下多家独家代理,闷声囤积版权,再转手对盗版的数字音乐平台施加法律压力。在完成这些“一本万利”买卖的同时,谢国民成为独家版权模式的“始作俑者”,而海洋音乐这家名不见经传的音乐公司,也变成中国音乐市场上独有的“版权中间商”角色。

  移动互联网的发展,为数字音乐玩家带来新的机会与挑战。摆在最前方的是用户使用习惯问题。据CNNIC发布第34 次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显示,截至2014 年6 月,网民上网设备中,手机使用率首次超越传统PC 使用率,达 83.4%。

  2009年开始公测的豆瓣FM可算是国内最早涉足个性化推荐的音乐产品,算法精准以至于成为初代自媒体KOL的日常话题。但它的移动客户端优化始终不如人意,后来又因为版权限制,曲库急剧下降,属于明明赶上了风口却又错过。

  在塞班时代与天天动听齐名的音乐应用,还有2009年成立的多米音乐。2010年,多米音乐推出业内首个Android和iPhone版音乐客户端,很快抢占蓝海市场,迎来两年高速发展期。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12 年Q1中国无线音乐用户使用手机音乐客户端分布方面,多米音乐以55.1%的市场占比占据榜首。

  最晚登场的网易云音乐在2013年上线。这款承载着丁磊“音乐梦”的音乐产品诞生时,市场份额基本被瓜分完毕。网易云音乐曾并不被看好,却因找到了“音乐社区”的差异化路径,几乎重新定义了移动时代的音乐产品。

  决策快,技术强、产品体验好,版权多,这也是移动互联网早期数字音乐产品们成功的主要原因。

  不过,虾米音乐是个特例。它用高质量的精选集,和站内全面细致的音乐风格,在文青心中占有独特位置。虽然到2013年时用户数仅2000万,但仍旧获得资本的青睐,在2008年和2010年分别拿到深创投和盛大的投资。

  拥抱移动互联网的数字音乐平台,在2014-2015年间,因版权问题再度走到十字路口。

  正版化是行业健康发展的助推剂,但不计后果的独家版权竞争却致使版权费水涨船高,让数字音乐平台在“烧钱”的路上越走越远。

  音乐人的“穷日子”也还在继续。音乐制作人张亚东在采访中就曾表示,“平台是跟唱片公司谈的打包,唱片公司和个人结算是另外一回事”,这种“一锤子买卖”让音乐作品发布后的收益与音乐人几无关联,即使版权费多轮上涨,音乐人也得不到好处。2016年网易云音乐发布的《中国独立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》也印证了这一观点,数据显示近七成的独立音乐人在音乐上获得的月均收入不足1000元。

  身处期间的巨头玩家已经略显疲态,为后续的合并重组埋下伏笔;中小企业在高价重压之下,毫无还手之力;而新兴产品,从2014年第一次版权大战以来,就再也没出现过。

  但可以肯定的是,这场独家版权引发“圈地运动”的唯一赢家,是早已囤积大量版权的海洋音乐。2013年底,在谢国民撮合下,酷我音乐与海洋音乐合并,2014年4月,又与酷狗音乐完成换股合并,并整合彩虹音乐和源泉音乐,摇身一变突然成为中国数字音乐巨头之一的“海洋系”。

  腾讯音乐的发展路径是音乐为主、社交娱乐强助攻。QQ音乐攻在线音乐,“双酷”的直播秀场内容,全民K歌的社交属性,逐渐形成“听、看、唱”全方位的发展结构。

  相比之下,网易云音乐的发展路径则围绕音乐更加垂直。在版权大战后,网易云音乐将扩充内容库放在首位,陆续在日韩音乐、欧美音乐、ACG音乐等分众曲库方面有所收获;另一侧,通过“石头计划”等不断培养原创音乐人,保证优质内容输出;产品层面,推出云村社区和专注音乐的LOOK直播,为音乐宣发提供新机会;财务层面,通过多轮融资,尽可能争取资源,共同讲出新的资本故事。

  如果说腾讯音乐致力于打造泛娱乐生态,那么网易云音乐更适合用泛音乐生态来形容。如今前者成为全球首个实现盈利的音乐流媒体平台,赴美上市;后者完成多轮融资,用户数突破8亿,两强格局愈发清晰。

  令人玩味的是,在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发展历程中起到关键作用的谢国民和丁磊,他们的故事也有了新的发展。曾经搅动版权纷争的谢国民,悄然获得美国国籍,在腾讯音乐上市后很快高位套现离场,堪称行业20年来最大赢家。而屡次为网易云音乐站台的“音乐爱好者”丁磊,在网易云音乐两轮大额融资后,还牢牢掌握着控制权,续写他的音乐梦。

  几经传闻后,百度音乐在“航母计划”中被分拆出去,与太合麦田、海蝶、秀动网、合音量等,组建为新的太合音乐集团(TMG)。2016年,百度音乐连续招揽包括原网易云音乐总监王磊、原豆瓣音乐总经理刘瑾等人加盟,年底,QQ音乐与百度音乐达成转授合作,一度被认为将重振旗鼓,止步不前还是大胆尝试数字化转型,但未见成效,数据显示,百度音乐在2017年渗透率仅为6.6%。

 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(是以产品经理、运营为核心的学习、交流、分享平台,集媒体、培训、社群为一体,全方位服务产品人和运营人,成立9年举办在线+期,线+场,产品经理大会、运营大会20+场,覆盖北上广深杭成都等15个城市,在行业有较高的影响力和知名度。平台聚集了众多BAT美团京东滴滴360小米网易等知名互联网公司产品总监和运营总监,他们在这里与你一起成长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
阴阳师音乐剧应援活动攻略 运 YouTube音乐现在将预装在Andro 828音乐艺术教育联盟成立 点点音乐2 激活明星效能 打通流量资源—